学校名称

人生絮语——来自班杜拉的启示

发表时间:2014-10-31 阅读次数:20162
    任何一种人格理论都难以穷尽人性的奥秘所在,客观地讲,它们都只是致力于一个方向的研究成果,对人性的某个侧面具有最佳的解释效应。然而,一旦将不同流派的人格理论加以综合时,我们眼中的“人”便趋于真实、完整和丰满。我们不能否认潜意识生活的深远影响,也能感受到模塑行为的巨大力量,更倍感欣慰于自我实现的强大动机。但是,一个重要的事实却未能得到人格理论家的足够关注,即,人不单纯是生物与环境因素的作品,也不仅仅是自我发展和创造的产物,遗传、环境、个体之间存在着复杂的交互作用,而班杜拉则在其理论中明确提出了这一思想。即我们在遗传素质的基础上,接受着环境的模塑,同时也在不断地进行自我调适来适应和改造环境。
    此外,理论间的差异并非我们想象中那样悬殊,一种理论在提出自己的概念、假设、体系时,也就向世人表明了自身的缺陷与不足,为其他研究者留下了填补与发展的广大空间。传统学习论的代表人华生曾不无自豪地说:“给我一打健康和资质完善的婴儿,——都可以把他训练成我所选定的任何一种专家:医生、律师、艺术家、商界领袖乃至乞丐和盗贼。”如此豪言壮语也就意味着其理论的衰亡,因为它超越了人的尊严和价值。在这种情况下,社会学习论的产生是历史的必然。
    班杜拉的交互作用思想揭示出现实人生的真相,同时,我们又一次感受到辩证法的博大精深。在人生的旅途中,每个人都有“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”之感,我们为了应付来自生活方方面面的压力,疲于奔命,捉襟见肘,许多人往往感慨于自我的沉沦与丧失。殊不知,人的主观世界虽然受制于客观存在,是对客观环境的反映和模写,但这种模写却蕴涵着主体的能动性,个体与环境是一种相互作用,相互制约的关系。至于何者占优,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。这一个道理看似浅显,但能否将之提升为一种人生智慧与境界来指导自己的生活,则绝非易事。“天人合一”的思想是中国古代哲学的一大特色,它强调内外因的和谐,推崇尽人事而知天命,顺应自然而不放弃个人奋斗。所以,“人定胜天”之说激昂有余,理性不足:“清静无为”令人神往却脱离现实,人生的大智大慧恰恰在于如何协调自我与社会的关系,怎样把握个人和环境相较量的尺度,真正做到审时度势,乐于竞争而游刃有余。
    不难看出,古老的东方智慧与西方心理学家的研究结论在本质上是统一的,因为人性是共通的,人生的主旋律便于曲折中折射出单纯与艰深。命运之神既外在于我们,又与我们融为一体,因此,我们应理智而乐观得对待生活与自我,一方面要清醒地认识到自身所处的客观条件,承认环境设置的种种障碍;另一方面又必须基于自身的主观情况积极地适应并超越环境。韩信不耻于胯下之辱,历炼为一代名将;勾践卧薪尝胆而并未自绝自弃,人生的智慧与谋略尽览无遗。
    理论是对现实的抽象与提炼,而其归宿则在于指导实践。人格心理学的魅力便在于它同时是一门关于人生的科学,为增进人类生活的质量与自由提供智性支持。班杜拉将人格的功能——社会适应作为研究的切入点,阐明了客观环境与主体认知的交互作用,使我们能够现实合理地看待社会与人生。社会是由人组成的,而不是外在于个人的某种实体,人生便是社会与个体相互作用的历史进程,其中,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是同时并存的,犹如一条环环相扣的锁链,任何局部的运动都会引发整体的反应。由此可见,人与社会既不是对立的角色,也不是包含的关系,而是处于一种相互制约和彼此牵制的状态,冲突与和谐此起彼伏,因此才会上演一出出嬉笑怒骂的人生戏剧。
    现实并不意味着庸俗,理智也不意味着冷漠,我们坚实地走在人生路上,怀着对生活的激情与热望。
与其它人格流派相比,社会学习论的不足突出地表现为忽略了人格的自然属性。社会学习论虽然对传统的学习论做了较大的修正,但依然存留着传统学习论的核心特征,即偏重于外在因素对人格的塑造作用。现代生物科学的研究表明,心理活动与各种生物因素具有密切复杂联系,运用某种生物技术就可产生相应的行为变化。人,究其本质是社会的人,但这种社会性必然与生物性存在着相互蕴涵的关系。目前,心理学的研究模式也呈现出“生物—社会-心理”的综合趋势。对此,社会学习论并未加以深入探讨。(杨永明《人格心理学概论》)